彩神网官方网站

彩神网

当前位置: 彩神网 > 校友信息 > 梦,还在路上

梦,还在路上

2020年04月07日 09:39:54 来源: 戴月 访问量:50401


  如果说每个人的生命都是一只小船,梦想就是这只船的风帆,有梦想方可拓展生命的宽度。我也有梦想,它源于旁听了爸妈一段对话。

  那是几十年前的事,记得我刚刚读小学一年级。一天晚上,我睡得迷迷糊糊时,听到爸爸加班回来了。一进门就听到他压低声音对妈说,自己的什么摄影作品又获奖了。他们美滋滋地议论一番后,爸爸有点沮丧地说,他还是最想写成一部小说。妈妈糗他:你就做梦吧,一休息就背着相机到处跑,你还想写成小说?下辈子再说吧!

  我妈经常这样说爸爸,可我心里最仰慕的人就是爸爸。他帅气有范,不仅摄影好,还会弹钢琴拉二胡,并且写了一手好字。我缩在被子里想,我就是爸爸的“下辈子”,等我长大后一定要写小说。其实我对小说的概念就是爸妈轮流看的《上海的早晨》《子夜》那些厚厚的大部头。

  小学的几个春秋转瞬即逝,眨眼间我迈进了徐州彩神网。我们的徐老师是教语文的“大拿”,不仅授课水平高,而且利用“学工”“学农”的间隙讲授我们课本里没有的文章。这开始丰满我梦想的羽翼,像是旱地遇到了知时节的雨。

  我的梦开始在路上,家里只要有文字的东西,我都要看看。偶尔从同学那里借来少皮无毛的书更是爱不释手。放学后我会躲到爷爷屋里看,遇到不认识的字,爷爷就是我“会讲话的字典”。不过我也不喜欢问他,一个字,他旁征博引地给我解释半天,耽误我的时间。妈妈在院里叫我干活,我比划着不让爷爷出声。那时字里行间是我最精彩的世界,它常常让我泪流满面。

  那时候没有现在那么多纸质媒体,我把日记里的涂鸦投到校广播站、写到校油印简报上。读高中时,学校组织我们去刘湾麦收,吃住在那里,有时候我们晚上还要劳作。我的一篇题为《月光下汗流浃背的我们》被登在校简报学农特刊上。我捧着散发着油墨香味的简报,躲到麦穰垛里看了一遍又一遍。这是我的文字连同名字第一次变成铅字,我笑了,又哭了。

  我的梦在路上,高中毕业我成了“知青”大军的一员。临行前爸爸说:这个家里的东西你随便带。我以为自己是走向更大的荒原,笑着带走了爷爷留下的《古代诗词选》《马雅可夫斯基诗集选》。然而,令我意外的是那里却藏有一泓秋水。

  面朝黄土背朝天干了近一年,大队团支部改选,我被选为新支部委员。整理前任留下的仓库时,在角落里发现一大堆书籍。有新有旧,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犹如当初唐泰斯看到了基督山岛上的那些宝藏一样,《林海雪原》《狂飙》……

  经过一番努力,几周后拥有三架书的大队图书室对外开放了。书记说:“晚上就由你管理吧。”我狂喜不已。之后,除了开放时间,我就将自己反锁在里面,尽情享用精神食粮。冬天透风,夏天不仅漏雨,而且蚊子肆虐。有一天进去没来得及点蚊香,回去后才发现脚踝、脚面密密麻麻全是蚊子“亲吻”过的痕迹。好事的室友抱着我的脚数了一百好几十个红点。以至于之后几十年里,我看到蚊子就害怕,就浑身起鸡皮疙瘩,可当时竟然一点感觉都没有。

  为了这梦,我做过许多荒唐事。在我最初回城工作的几年,大都有夜班。有一天近子夜,饿了,我在小电炉上热牛奶,回到桌前顺手翻看一本杂志,一篇《早晨从中午开始》的文章让我忘记了所有,一直看,直到看完。看到满屋黑烟,才恍然记起炉子上热的牛奶。此时奶锅已经变成了黑色,而锅里只有一层黑色“焦炭”,我吓得倒吸了一口气。自那时候起,炉子上只要有东西,我不拿书本。

  为了这梦,我这30多岁的人又考入了某师范夜大中文系。有一天下了班,开会又耽误了时间,我饥肠辘辘地往学校赶。碰巧路边有个卖卷饼的,我对他说:“师傅,给我张饼,不要卷了。”“分分钟搞定,还是卷菜吧,您稍等。”转而他笑吟吟地问:“这都下班了,您咋还那么着急呢?”“是的,我有课。”他瞧了我一眼,一边麻利地拌菜一边问:“怪不得,您是教什么的?”我?我一时张口结舌,很是尴尬。突然意识到自己老了,还得加快脚步啊——我在心里默默地告诉自己。

  弹指一挥间,近半个世纪过去了。为了这梦,几十年来,我日夜兼程追逐着。遗憾的是岁月染白发,文学却了无收获。但我的梦仍在路上,在追逐梦想的这条路上,它丰富了我的人生,促使我多了些许思考,更加热爱生命,字里行间放逐着我心底太多的喜怒哀乐。因为这文学之梦,丰富了我的人生,让我平庸的生命平添了几多斑斓!

 
编辑:申玉君
评论区
发表评论

评论仅供会员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网校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
徐州市彩神网 版权所有 | 联系邮箱:syj118@163.com | 邮编:221005
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
京公网安备
提供技术支持
Copyright 2006-2020 kichijoji-implant.com , All Rights Reserved